• 迅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胭脂.祸心

2020-11-18 20:27:25  来源:迅捷资讯网

    你可知任是韶华似水,佳期如梦,美人亦不可负

    初秋的深夜,外面的叶子已然渐渐开始变黄,悄无声息地落在树干上,而后伴随着斑驳的树影打在别墅的窗上落进地里,就如从从未出现在树枝上过一般。

    偌大的别墅里。有个约么双十到头的漂亮女子在刻有暗铜色龙纹雕饰的木桶里安静地泡着木桶浴,神情优雅而惬意,随着她的目光缓缓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客厅中央巨大的紫檀圆木高桌上还摆放着一桌尚未享用的晚餐——一瓶82年的红酒拉菲和一些火候刚好烤到五分熟的牛排,加上一些精致的小菜,这些都是她特地为她的丈夫而准备,她又看了一眼后方铜色小雕花木钟,此刻俨然十一点了,可她的丈夫完全没有回来的意思。

    女子缓缓起身,惊出了盆内一池的春水高涨,原本位及木桶瓶颈处的水随着她的起身瞬间流进客厅那清晰可见任何一件摆放物倒影的地板上。

    拿起一边长凳上一件精美纯白的白色连衣纱裙,缓缓地包裹在身上,映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吹弹可破的肌肤。

    “张妈,把这收拾了,先生快回来了”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从客厅数十米以外的厨房内走出来一个约么五十多岁的阿姨。

    “哎,好的,太太”

    女子走到客厅中央拿起摆放在柜台上的电话机,白玉般细嫩圆滑的手指熟练地拨了一串号码,电话那端却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女子仿佛有极好的耐心,又多拨了好几遍,终于接通了,电话另一端缓缓响起一个极度不耐却又无可奈何的声音:“我在公司加班呢”

    “我不管你在公司做什么,加班可以明天再加,总之你现在就回来”

    毕竟是快十年的患难夫妻,男人在电话里稍稍犹豫了一下“好”女人知道男人在外面有人了,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花样鲜活的年纪,无需凭借真本事就可顺利爬到总经理秘书那个位置,一颦一笑间就有无数男人为之疯狂,为之倾倒。再抬眼看看自己。虽然皮肤依旧白皙动人。但脸上的小细纹却遮盖不住那一段段属于岁月斑驳过的痕迹。身材依旧美好动人,但却怎么都比不过那个年轻骄傲的她。

    顺手从旁边的木柜上拿起一根雪茄,女子靠在沙发上惬意地吸了起来,有些事点破对双方都没有好处,男人么,吃惯了山珍海味自然也是要换换野味的,等时间一长,会回到她这个结发妻子的身边。她有这个自信。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当壁钟敲击壁盒的声音从起初的繁长而冗杂到耷拉着随意动了一下,她的老公才回来。

    身子随着视线直接越过她走向二楼的浴室,“以后少抽些雪茄,对身体不好”。至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看她一眼。

    缓缓将最后一口雪茄送进嘴里,烟气在嘴里环绕不绝,她惬意地吸允着那属于最后一口烟丝的美好,而后缓缓从嘴里吐出,将雪茄放回原处。

    从男人的衣柜里拿出一条浴巾,走进浴室。隔着透明的水晶色屏风男人挺拔的身影缓缓映在屏幕上,女人伸手拿起男人摆放在一侧衣柜上的衣物,用力的吸允了一下,闻到了那股不属于她的劣质廉价香水味,女人缓缓闭上眼睛,眼底的心痛不言而喻。虽然知道他最后一定会回来,但此刻的心痛是怎么也忍不住。

    男人没有喝拉菲,也没有吃女人精心为他烤至五分熟的牛排,小菜也没有碰,而是推开卧室的大门便一脸疲倦地倒在了床上。

    女人关上卧室的门从橱柜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装着一只淡红色更倾向于紫色的香薰蜡,随着女人的手臂慢慢摇摆,香薰中若好的淡淡薰衣草香味被完美的发挥出来,女人关了灯,悄悄爬上床,低头吻上了男人的嘴唇,手更是不安分地在他的腰间游走着,伸出白嫩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他腰间的系扣,却在下一步动作之际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快睡吧,我很累了”

    女人气极,起身拉开门走进客厅,客厅里强烈的白炽灯光已经转换为淡淡的黄色,在夜里散发出旖旎无限的风光。往日里的恩爱时光像过电一般刺激着女人的脑海。

    男人娶她的时候还是一个穷小子,那时候女人才二十出头,眼角眉梢都还是那么年轻,那时候她爸爸强烈反对她把后半生托付给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她却义无反顾的拿出自己父亲公司里的股份书转让给了他,这才使男人的事业一路青云,扶摇直上。

    女人靠在沙发上,觉得很累,偌大的别墅里仿佛只有她一个人般,空旷凄凉。

    她静静地缱绻在沙发上睡了起来,半梦半醒间好像有一双大手,轻轻地为她披上了薄毯。他只是被年轻的身体蒙住了心,她这么觉得

    第二天天微亮,沈菲醒了过来,张妈正在收拾唐元刚吃完的早餐,两碟荷包蛋,十来片面包,两包牛奶。两根火腿肠,

    沈菲就着餐桌坐下,静静地吃着那顿唐元还未吃完的早餐。却被那阵噼里啪啦的敲门声给吵着了,因为是私家别墅,而唐元进门的时候只需要刷一下指纹就好,根本不需要也不用这样用蛮力敲门,是谁?

    张妈打开门就去厨房忙活了,唐元一脸铁青的冲了进来,“是忘了什么文件吗”?话还没说完,紧接着一股窒息感就透过咽喉浓浓地传了过来,唐元直接掐住了沈菲的喉咙,“说,你昨天是不是去过朵儿哪里了”?朵儿就是那个情妇,身为丈夫的妻子怎么能不知道他外面的女人姓甚名谁呢。

    沈菲脸因为缺氧变得急速通红,并有慢慢转化为铁青的趋势,幸好这时张妈冲了进来,拼命推着唐元的身子“先生你是疯了吗,怎么这么对太太”

    唐元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神智般,急忙松了手。因为突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沈菲被呛得蹲在墙角捂住胸口拼命地咳嗽起来用力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直到片刻之后她的双眼才开始慢慢恢复神色......

    站起身,沈菲憎恨地看了一眼唐元“我没有去过,我去那个女人那里干什么?看她如何向我炫耀是怎样抢了我的老公吗?还是你觉得我沈菲居然下作到可以靠陷害另一个女人来挽回我丈夫的心?”冷雨转过身,看向墙上那块画着玛丽莲梦露的画,多么优雅高贵的女人,怎么能做出那般肮脏龌龊的事,

    “我没有,你如果怀疑我,就拿出证据来啊,拿不出证据,一切就都只是你的臆测而已”

    唐元愤怒地看着沈菲,丢出几张照片。扔在地上,沈菲弯腰捡起那些照片,看到照片上是一个如花年华的女子,赤裸着身体躺在浴缸里,胸口位置插着一把钢刀,不偏不倚正中心脏!女子的眼睛早已被办案民警合拢,身体内的血却染红了整座浴缸,让人看起来就觉得不寒而栗

    “好,唐元愣愣地看了沈菲片刻,不屑地嘲笑起来,平时沈菲在家都是一副温柔小女人的形象,他竟不知她也可以这般犀利”

    “证据我一定会找到的,你这个杀人凶手。我一定让你为朵儿陪葬!”说完唐元便甩手气冲冲地离开了别墅,只留沈菲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小声的啜泣着,没想到十年夫妻,她在他心里居然毫无位置,他连一点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手指慢慢划过冰凉的地板,她想起了新婚之夜,他将自己深深的拥在怀里,并信誓旦旦的对她说,此生绝不背叛她,现在他不只背叛了她,还怀疑她。

    沈菲的心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抢走我最心爱的东西,我定给你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朵儿的葬礼般的非常隆重,不仅隆重而且奢华,都是她的丈夫一手操办,似乎处处都在彰显着他的丈夫对那个女人的心爱之意,棺材是黄金砌成,棺材内侧铺满了大片大片火红而娇艳的玫瑰花,就连大厅里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排位上还写着。唐元此生挚爱妻子之位,每个来吊唁的宾客都在劝痛哭的唐元要节哀,逝者已逝,生者要好好保重身体,一个大男人就那么丝毫不顾形象的在葬礼上哭,朵儿看到这一切,凄凉地笑了,十年夫妻,终抵不过一夜浮夸,即使他回头,他们之间,也再不会像从前那般了。

    趁着唐元出去打电话,沈菲信手捻起一片正处在全盛时期的玫瑰花,放在嘴边细细地顺着玫瑰花的脉络闻了起来,脸上闪现出迷醉的神情“我祝你与这片玫瑰花永远为伴,天长地久,直至你腐败破烂,围在你周遭的还是这些娇艳无比的玫瑰花。”

    慢慢抬起身子,沈菲却强烈地感受到了一股被注视的目光,强烈却看不到出处,环顾大厅,在场的宾客说说笑笑,有些还在打电话,根本看不到刚才那一瞬间的目光究竟从何而来,那会是,凶手吗?那人杀了朵儿是为了嫁祸给自己吗?可自己平素甚少跟人结怨,如果不是凶手,又怎么会在别人的葬礼上盯着自己看?

    很快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两个月过去了,偌大豪华的别墅,华丽无比,应有尽有,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辉煌,可它的男主人,却再也没回来过,以前他虽然回来的晚,可在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他虽冷漠却并不疏离,现在便是彻底不回家了,就好像他们之间,只剩那纸离婚协议了。


    晨阳乳胶漆 http://api.chenyang.com/chenyang/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