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迅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话题

珍珠耳环第7-8集剧情详细介绍

2020-11-19 12:13:17  来源:迅捷资讯网

    珍珠耳环第7集剧情介绍

      胭脂扭伤脚踝住院 钱仲杰陪护左右

      钱仲杰很快用三角原理找到了独轮车的重心,顺利地推起车子,胭脂看到袋子里洒出的米流到地上,几个穷孩子在地上捡米粒,想起了自己也曾经如此穷苦,于是卖米凑钱成了开仓放粮,钱仲杰和胭脂在街头把粮食都分给了穷人,两个人为做了善事十分开心。此时,真正的林碧君回林家见到了水仙,打听胭脂最近的情况,她让水仙回去静观其变。胭脂进林府的确是林碧君设计,而水仙是知情的,字条就是她帮着传的。

      钱仲杰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他愈发怀疑自己慢慢喜欢上的女孩不是林碧君,他要揭开她真实的身份。胭脂到钱府做客,钱正良向林碧君索要墨宝,钱仲杰附和,也要见识一下胭脂的才华。胭脂知道自己的水平,找尽各种理由推辞,钱仲杰看出了她故意拖延时间。就在胭脂为难之际,水仙来救驾,她借口送来了上好的宣纸,说小姐作画的时候身旁不习惯有别人,提议她和钱仲杰回避一下。胭脂宣纸中夹着一幅画好的画,如获至宝。钱仲杰进屋,看到了画已作好,颇感意外。胭脂只顾得意,发现自己毛笔都竟然没有染墨,悄悄拿笔躲过钱仲杰的视线。钱仲杰没注意到胭脂的尴尬,让她签名,胭脂趁机蘸上墨汁,大笔一挥,把早就练熟的林碧君三个字签了上去。钱仲杰还要提出质疑,胭脂慌乱中崴了脚踝。钱仲杰把胭脂送到了医院,医生诊断胭脂脚踝骨韧带拉伤,建议她住院观察,钱仲杰极力赞同,他虽然暂时打消了对“林碧君”身份的怀疑,,但她偷过龙头拐杖,钱仲杰想把她困在医院,好好调查。他想留在医院,威胁大夫给他写了假病例,让他和胭脂住在了同一间病房。

      赢战打砸遮天会,疤哥怀疑凶手和遮天会无关,因为如果遮天会是凶手,应该有所防备,但看目前情形,遮天会却毫无戒备。疤哥提起“林碧君”曾经偷过龙头拐杖,赢战怀疑她是凶手,他带着手下气势汹汹地到医院找胭脂算账,多亏钱仲杰在,义正言辞地赶走赢战。胭脂向钱仲杰道谢,钱仲杰问胭脂,赢啸天被杀的那天晚上她在哪,胭脂发誓自己不是凶手。嬴战在医生办公室看到胭脂病历,她的脚踝已经伤了四天,而他爹是两天前死的,他打消了对胭脂的怀疑。

      赢战匆匆回到赢公馆,鬼泣带着遮天会的人来报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伙人大打出手,各有损伤。遮天会撤退,赢战为父守灵,要手下莫追。疤哥来告诉赢战,阿四不见了。

      胭脂的脚踝好了许多,董琪琪来看望钱仲杰,钱仲杰看到琪琪给自己削苹果吃力的样子,他告诉董琪琪,自己的右手就是琪琪的右手。看到钱仲杰和董琪琪在一起甜甜蜜蜜,胭脂心里不是滋味,嚷嚷着要出院。

      林旭尧没去乡下收粮,而是躲在一座旧宅子里,他是故意躲出去给胭脂和钱仲杰制造独处的机会。李伯来见他,向他汇报胭脂和钱仲杰之间的关系发展很快,林旭尧希望他们尽快结婚。这时,林碧君翻墙进院弄出了声响。

    珍珠耳环第8集剧情介绍

      胭脂知道林夫人就是娘亲 钱仲杰调查赢啸天被杀案

      李伯听到外面有声音出去查看,林碧君装猫叫骗过李伯,她在窗外听林旭尧和李伯在屋里密谋。林碧君离开老房子,她从他们的谈话中感觉到娘的突然失踪和珍珠耳环有关,但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要解开这些谜底。

      钱仲杰回警察局上班,孟阿才恳求他帮一个忙,八月初五赢啸天被害的那天晚上,他负责巡逻,可是去赌博了,他想让钱仲杰帮忙撒谎,说他们在一起。这时调查科纪严来问八月初五那天晚上钱仲杰在哪,干什么,钱仲杰谎称和孟阿才在一起,纪严拆穿了他的谎言,钱仲杰只好说和未婚妻在一起。

      纪严来林府找胭脂调查钱仲杰八月初五的行踪,胭脂想报复一下钱仲杰,称钱仲杰来找她了,还拿枪指着她的脑袋,说不听话就崩了她。钱仲杰在外面听到了胭脂的话,进来要她别胡说八道,胭脂称他拎着枪走了,走时还说杀人的心都有了。钱仲杰见她越抹越黑,承认把枪丢在“林碧君”卧室,没有带出门。可是纪严质问他枪在哪,这时水仙过来说今早在小姐房间找到了一把枪,胭脂怕把事情闹大,称钱仲杰的确把枪掉在自己卧室了,刚才是说谎,纪严训斥他们一番后就离开了,其实这把枪是林旭尧行凶后偷偷还回来了。

      疤哥终于找到了阿四,赢啸天死的那天晚上是阿四值守,可是阿四说他去喝酒了,嬴战气得要阿四给他爹陪葬,疤哥急忙阻止。

      胭脂不小心把随身携带的娘的照片掉在地上,丫鬟百合给她送饭,发现了照片,奇怪小姐有夫人的照片,为什么还要找,胭脂这才知道林夫人就是娘,林碧君就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可是她们在哪啊。胭脂到林夫人的房间,想看看娘用过的东西,却在床边发现了好似血迹的东西,让她又惊又疑。这时她听李伯在院里里招呼“老爷回来了”,她急忙出去,林旭尧回来就埋怨胭脂给老百姓放粮,催促胭脂尽快嫁给钱仲杰。

      钱仲杰带孟阿才等人到赢公馆带回阿四调查,阿四在警察局回忆他走的时候门是锁着的,回来的时候门是虚掩的,钱仲杰怀疑有内鬼,想从门锁上找线索。嬴战听阿四回来说钱仲杰怀疑赢家有内鬼,要疤哥跟着钱仲杰,他不想钱仲杰插手父亲的事。

      钱仲杰夜晚溜到胭脂卧室,想找龙头拐杖,胭脂惊醒,大喊捉贼。钱仲杰急忙跑回自己住的房间,恍惚间看见了钱仲杰的胭脂立刻跑去砸开钱仲杰的房门,却看到他正在被窝里睡觉,还因一个女孩子夜里孤身闯入男人房间而被他一顿讥讽。林旭尧闻声出来查看,叫胭脂赶紧回房。

      董琪琪听说钱仲杰住在林府,找他来质问,听他说是为了查案,不再生气,她给钱仲杰拿来报纸,经过她调查分析,感觉他哥哥还活着,但钱仲杰不明白,如果哥哥活着,为什么不联系他们。董琪琪发现她送给钱仲杰的手串不见了,原来手串是掉在胭脂房间了。这时胭脂在房间见到了手串,来找钱仲杰兴师问罪,深爱钱仲杰的董琪琪听说他昨晚在胭脂房间,气得转身就走。(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水性儿童漆 http://www.chenyang.com/shuiqi/jiazhuang/jzqdcp/